以我之香传君意2014/10/10 15:46:39



以我之香传君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初识香事


“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萝。

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
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
被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
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……”


屈原的<九歌 山鬼>描述了一位天真率直的山中女神, 痴心等待爱人的美丽飘渺的爱情故事, “辛夷车兮结桂旗;被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”。诗句中从香草装饰到用香草表达相思之情,状物言情之间,香草形味兼备带给人由视觉而至嗅觉的想象,丰富又空灵,具象而富层次,使山鬼美丽凄婉的形象由远至近,从传说中走出,贴近你,触动你的心扉,勾起你的想象,凝神闭气体会时,又如香魂一缕从近至远飘向灵霄。可以说以香草喻佳人,以香草拟美事,不仅仅是屈原善用文法,更是香草具备的自然之性非其莫属。


翻阅诗词歌赋的历史长卷,兰芷桂椒的字句处处留下芳迹,以香草言志喻德从文人雅士到淑媛女史,似是信手拈来的文风雅德,抛开文字笔墨篇章,转向日常起居的生活,我们想象着打开一扇中国十五世纪京城一偶的朱门大宅,穿厅越廊,停在东厢书斋前,半掩菱格窗前,香案,琴几,静寂无声,主人神闲若定,合一炉香,弹一首曲,香魂琴韵飘渺绕梁,与这廊前小院,老藤繁花,阶上青苔,斜阳疏影,构出一副文人幽闭的明代雅士情愫画面。香与书,香与琴,香与诗画的渊源是因文人追求雅致生活而紧紧连接为一体。


古人逝远,他们的雅致香生活滞留在故纸旧墨中,翻阅着,以一个女儿心态,欢喜于寻芳觅香的时光,复制是带有执拗的探索,模拟总怕弄巧成拙之嫌,百思不得后无心无欲的玩味,忽得一点了悟,原来香能传递的心意情怀亘古未变过,折一枝芍药,赠与君手,一股离愁别怨于低首微颦间悠悠散发,以香氛鲜花烘托的离别画面,从古至今演绎了万万次,试问今人与古人,情孰深意孰难?;别一支泽兰于青丝挽结处,心地高洁的女子蕙质兰心的情性跃然如诉。闻香识佳人,无论中外,谁人不懂谁人不做?;呷一口珠兰香片,配些许玫瑰糖糕,会两三闺蜜,或叙或念,纾解烟火郁结之气。香汁蜜膏,沁体涤心,哪个不爱哪个不喜?香没有离开过我们的生活, 它始终静候在每一寸时光里, 萦绕在每一方空间里, 随时滋润我们的生活。香也不必贵为黄金,求之如攀贵,用香也不必非沉即麝,焚之有暴殄之悔,春花有香,熟果亦有之。纤草有香,劲木亦有之。信手拈来一束山花,或研磨或焙火,亦可在掌心轻摩,它会不负君意,发出自身的气味。这也许是一个和香师的初级功课,寻香去亲近自然,感受季节的冷暖交替, 感受日月星辰的周而复始, 让心随之无拘束的起伏, 平等地忘我地和万物交流,体会它的欢喜与静默。要做的只是还天然与万物,后得天道于万物。


识香之道是心悟之道, 对于喜欢花草的我像是找到了一种语言, 和吐蕊的冬梅说话,懂了她的冰洁, 和一滴凝结的树脂说话,懂了她的辛酸,亲吻莲上晓露,抚摸月下青苔,每次的交流是心的语言, 感而呈之,制香,合于香,就是撰写一篇锦文,传达着我所爱所惜的他们的心言情意。


(文章为香道九期学员张馨元原创,弘益首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)






Powered by ZZZ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