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音知音,伴悟于心——何子珺老师访谈记录2015/5/28 16:10:06

2014-08-30 

编者按  近日,弘益茶文化中心开设了西山琴馆馆主何子珺的古琴讲座。始于全神贯注之中,束于余音绕梁之韵。伴随着脑海中何老师弹奏的那首《山水情》,我们的专访也拉开了序幕。




弘益茶道美学:您专注于古琴的学习有多久了,是什么契机促使您开始了这段漫长的音乐旅程?


何子珺:我学习古琴已经有17个年头,和其他的孩子相比,是学习较晚的。现在的孩子都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各种乐器,我却是十几岁了才开始学习古琴。


我从学习古筝作为开始,现在很多人辨别不清古筝与古琴,当时也是一样。习筝过程中发现古筝带来的感觉和我本身想要寻找的不太一样,或许小小的年纪说感觉这个东西有点玄幻,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古琴,忽然发现这才是我想要的。


其实有时候人就是这样,无论是什么,两样东西稍微做个比较,很容易就会明白什么才是我们真正要去寻找的。



弘益茶道美学:钢琴是西方的“乐器之王”,您认为古琴在民乐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


何子珺:很多人都听过钢琴是西方的“乐器之王”,小提琴可以说是西方的“乐器之后”。但是如果问什么是民乐中的“王”与“后”,我认为不能从西方的逻辑角度来看。


西方人的生活中充满了更多的城市化思想,无论何事都需要一种验证。比如医学,西方人喜欢用分子式来证明对或不对,看不到的、不能验证的都认为是错的。但从中医学的角度来说,穴位,是看不到的,但你能说这是错误的吗?不能。同理,飞机航道也是一样的。


如果是中国的本土乐器,一般都用单字来命名。琴、箫、钟、磬,但像琵琶、扬琴、二胡,都是西域传来的乐器。所以中国本土的乐器就功能方面来说,与西方乐器有本质上的不同,西方乐器在欧洲中古世纪时多用来娱乐皇家宫廷。而上古时期的中国乐器更多的是用来寄托情思,比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中就有写道“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。”更早的如《诗经》中也有写道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”很多古书记载了乐器的用途。更为出名的就是司马相如的一曲《凤求凰》了,广为大众流传。非要比较谁是“王”或谁是“后”,是做不出等级区分的。这或许也与中国本身的传统文化氛围有关,讲究一种天人合一,“和谐”是这个民族自古以来的文化中心词,古琴本身的天音、地音、人音也证明了我国历史上追求“和”的愿望。


弘益茶道美学:无论何种行业,都是致力于一种事物的推广。您认为古琴的普及在当今传统音乐的市场上有什么样的前景?


何子珺:如果只是单纯说古琴的话,现在学习古琴的这种氛围,有点像从前的古筝。更多的人知道古琴,这很好。但弊端是整个古琴教育的市场开始被破坏,很多所谓的古琴老师,自己也没有学有所成,就开始招收学生,就会出现很多学生的基础没有打好。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强调,学习古琴最好是一张白纸。白纸,用好的笔、正确的画法,可以画出一幅你想象不到的美丽画景。但很多时候想学琴的找不到好的老师,大街上的老师好与不好,其实谁都不知道。所以,白纸的话,会更容易进入到一个正确的学习状态。


古琴教育这样一个市场,如何正确的传播这种民乐文化,是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。如果开始就走错了路,以后就会稍显艰难。但现在云南的这个氛围已经比我开始学习的时候好了很多,所以我还是有长远的期待。



弘益茶道美学:您现在全身心的投入到古琴教育当中,那么古琴在您的人生中有一个什么样的分量?或者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


何子珺:首先,古琴是我的知己。无论快乐还是悲伤,与人说可能他人理解不了,但我的手弹到了琴,所有一切想表达的感情,都会迸发。不需要多说什么,古琴懂我。


其次,古琴可以说是我的家人,人生中没有太多的17年,不管是什么东西,在你身边将近二十载,无情也生情,何况古琴与我这么久的互相陪伴。而且,古琴也可以算是我的媒人。


从学习古琴以来,说的宽泛一点的话,会对我的人生观、世界观产生一定

从学习古琴以来,说的宽泛一点的话,会对我的人生观、世界观产生一定的影响。过去急躁、没有耐心的性格慢慢的改变,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心境上的变化。所以古琴对我来说,是我生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良师益友。


弘益茶道美学:您对古琴或者说对这个行业,有一个什么样的梦想?


何子珺:整个西南片区内,我所在的云南这个地方,学习古琴的人相对较多。但从细节方面来说还有很多问题。因为“文人音乐”除了“文人”两个字之外,最重要的是音乐。节奏、音准是音乐里最基本的东西。这里的普遍水平还是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空间。而且俗话说“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圆”,我希望,只要是弹琴,从坐下来的那一刻开始,整个人的状态就要规整完毕,这样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演奏当中。


对于古琴,我不会感到堪忧,不认为它会就消失不见。我希望有生之年,把我所了解的“虞山五派”中吴老师对琴的感悟与学问,传播到更多的学生当中。这种好的感悟需要一种传承,如果每个学生都能领悟透彻,也是我最美好的心愿。


最后,古谱的挖掘是我一直致力其中的工作。这其实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,需要投入很多精力,可能你花了很多时间但只有一两个小节的收获,放着放着又发现哪里不对就重新修改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件很纠结的事情,但是这种古谱是经过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沉淀,有最古老的精神,所以我会继续的投入到其中,认真且努力的去完成



短暂的访谈结束,没有太多的问题,却有太多的回答。在与何子珺老师的谈话过程中,重新感受到了她对古琴的热爱与期待。这位看起来较弱的女子不只是一位老师,面对复杂繁密的古谱,也是一位年轻的学生。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爱好当成终身的事业,不实践就不能了解。只有去真正感悟古琴,体会琴音给人的思考,才能学会如何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中执着前行。

何子珺

青年古琴家,西山琴馆馆主,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,先后师从云南古琴名家金治中先生,虞山派古琴大师、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吴文光先生习。中国琴会会员、中国古琴协会会员、云南管弦乐协会会员、昆明音乐家协会会员、昆明音乐家协会会员。其琴风旷达细腻婉约,深得虞山吴派之精要。


(本文为弘益茶道美学独家首发,未经允许,请勿转载)


更多互动推荐关注:

•叶慧美服务号:chashiyhm

•叶慧美微信私号:yhmchashi

•查看更多“茶之书”内容请浏览弘益茶道美学官方网站http://www.hongyiart.net或点击文章最下方“阅读原文”






Powered by ZZZ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