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•茶 │ 朗上座翻却茶銚2015/5/30 16:45:56

2014-09-12 


王太傅入招庆寺煎茶。时慧朗上座与明招把銚,朗翻却茶銚,太傅见了,问上座:“茶炉下是什么?”朗云:“捧炉神。”太傅云:“既是捧炉神,为什么翻却茶铫?”朗云:“仕官千日,失在一朝。”太傅拂袖便去。明招云:“朗上座吃却招庆饭了,却去江外打野榸。”朗云:“和尚作么生?”招云:“非人得其使。”雪窦禅师云:“当时但踏到茶炉。”


历史上一着之失去,即刻会天地对你不仁,慧朗说仕官千日,失在一朝,意思就是悟得了这个。就这次失败也不是白白的了。至于王太傅拂袖便去,则是堕甄不顾的意思。明招和尚说慧朗:你为什么不说内行话,却去说外行话什么仕官云云呢?慧朗反问:依你便怎么说?明招道:只说是一时人手不便,岂不是就可以化严重的事也为小事了么?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这样才是兴旺人家的作风。


慧朗的答与明招的答,都也是好答,可是雪窦禅师犹觉不满,他著语道:“当时是该把茶炉也踏倒了。”


雪窦禅师的著语,是有汉高祖起兵亡秦的气魄。《史记• 高祖本纪》:“高祖以长亭为县送徒郦山,徒多道亡。”这就是为官千日,失在一朝。你的亭长是在干什么的?要受秦法的严重处分了。可是下文:“自度比至皆亡之,到丰西泽中止饮,夜乃解纵所送徒。日:公等皆去,吾亦从此逝矣。”这就是他的翻却茶銚,索性把茶炉也踏倒了。于是途中壮士愿从十余人,后来斩白蛇起义,开了汉朝四百年天下。


雪窦禅师深惜慧朗与明招都只具一只眼,答得不够。从来大福都是从大祸中所变,为什么两人都不敢舒展呢?若像刘邦,则我就是风雷波涛。且听他颂来:


来问若成风,应机非善巧。

堪悲独眼龙。曾未呈牙爪。

牙爪开,生云雷,逆水之波经几回。


(图文来源于网络,由弘益茶道美学编辑整理)


生活美学微联盟推荐关注


『弘益茶道美学│hongyitea 』 中国茶界最受欢迎的茶道美学微刊之一,弘益茶道美学不仅是一个新媒体,还将致力于建设茶文化传播的“读库”模式。成为茶书籍,茶文化衍生产品的内容生产机构。用现代精神,全球视野,民族语境,革命技术来探索中华传统茶道美学精神在当代的传播路径。


『每日一禅| yichan360 』 我们专注于建设智慧,慈悲,免费公益的佛学平台,旨在为大家提供学佛的便利和更好的传播善知识。


Powered by ZZZcms